从那天开始就变得多嘴多舌,只为了隐瞒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,那是不小心升起在海面的日落。 

第二次天亮,你转身在黑夜里消失不见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渐渐温暖的沙滩上。 
海浪推涌着回忆,拍打在细软的沙子上,被明亮晒得周身滚烫。 

我遇到了我的绝无仅有,在怔住的一瞬间又再次磨灭。 

我在沙滩上寻找你来时的足迹,可耀眼的沙子早已被海浪重新修理的平平整整。
曾经有个姑娘和我说:大于百分之一的几率,都有可能成为现实。 

我想,我不该相信。 
我开始问自己是不是还记得一起度过的节日,每一次的四目相对和那些在床上的酣畅。 

有时我们会谈起你该什么时候嫁给我,食物该由谁来料理,每天在第一次看见太阳的时候亲吻对方。 

蒸发的回忆又和我开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玩笑,可这是和天涯一方的你仅存的联系。 

我莫名其妙的开始恨你,为什么在我最相信爱情的时候你出现在我的世界里,又和你的家乡清流一样美丽。 

我开始说服自己从没爱过你,只是大街上相逢一笑的过客,而我意外的记住了你的模样,期待能再次遇见你,却遥遥无期。 

你也没留下姓名,地址和电话,回眸进了人群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你只是我印象里最深的一个路人,我也只能朝着你离开的方向注目发呆。 

吞掉做过的梦吧,再也不会和谁谈论起不存在的故事。 
你说:我有我的梦 你有你的事。 
对吧,天黑的时候人是会自私的,天一亮我们就都回来了

评论(4)
热度(5)

© 北冬 | Powered by LOFTER